沉睡了近半年的心在年邁的父母日復一日的溫暖中似乎又蘇醒了過來

沉睡了近半年的心在年邁的父母日復一日的溫暖中似乎又蘇醒了過來

2020年的大門徐徐開啟了。我站在新年的起點, 看著舞台上歡悅的人群。沉睡了近半年的心在年邁的父母日復一日的溫暖中似乎又蘇醒了過來。
父母永遠是我堅實的後盾。儘管我的父母已經72歲,都已經兩鬢斑白。我們家姐弟4個,父親是煤礦工人,一生辛苦,任勞任怨。母親更是因為早年就患胃病,自我記事起身體就非常孱弱,消瘦的就和一張薄紙。
即便如此,在我這幾年的家庭變故中,每逢遇到困難,父母便會立刻趕到,竭盡全力幫助我們這個小家。

這幾年,由於老公身體原因,我們常年奔波在醫院。我因為照顧老公,很少回家。心境不好,電話也很少主動給父母打。幾乎隔三差五就會收到父母的電話,詢問我們的情況。

時間久了,父母不放心,就會風塵僕僕趕來。放下包袱,來不及喝點熱水,父親就會趕快清掃院落,母親就會張羅飯菜,幫著拆洗被褥,整理家務。
我的父母一生勤儉節約,很會持家。家裡一共6口人,父親一個人掙錢養家,我們姐弟四哥還都上了大學,那份微薄的工資被父母安排的井井有條。我們姐弟在外穿的乾淨整潔,常被同齡人羨慕。但至今我的父母為了省下1元錢的公交車票,都寧肯徒步走10里路。平日一點點積攢的錢,在每個子女困難的時候,慷慨送到孩子們的手裡。

(我的父母)
這個世上再沒有人愛你了,那父母就是你最後的最溫暖的港灣。
2019年,我遭遇了人生的滑鐵盧。五年的風雨,五年的掙扎,最終,老公,我一生的摯愛,我交付了一生的人,在51歲的黃金年齡悄然離去。

我悲痛欲絕,心如死灰。一言不語,在床上渾渾噩噩躺了幾個月。我患有中度的類風濕性關節炎15年,加之這些年勞累,老公離去後,我的全身骨關節都在疼痛。衣服穿不了,被子蓋不上,身子也翻不了。除了尚未成年的兒子,我別無牽掛,一心想死。離去或許是最好的解脫。

可憐我的老父老母日夜守候在我的身邊。父親聲淚俱下地說:孩子,我們就是你的依靠。你從小離家早,以後我們在你身邊照顧你,彌補你幼年缺失的愛。」

父母端水送飯,看著我被折磨的單薄的身體,想著法子給我調養。母親說:我們年齡也大了,要在這幾年還能行動時,儘力把你的身體調理好,以後還得靠自己。父母每天輪番數次幫我按摩腿腳。

我一再拒絕,47年了,沒有對父母悉心照顧過一天,又怎麼能讓父母這樣為自己付出呢?無奈,72歲的老母親對自己年近50的女兒仍像孩子一樣。每逢母親坐過來給我按摩,我若推辭,母親一邊逗笑「這孩子,不聽娘的話」,一邊拖著我的腿從上到下開始按摩。還會叫父親「他爹,快來,那隻腿」父親也趕快起身來按摩另只腿。哎,可憐天下父母心,人間大愛!此刻我內心沒有能想的到的貼切詞語來表達我的父母對我的這份無私的愛!

每晚睡覺,母親都先給我鋪好電褥,再拉好被子。等我躺下,還要掖好脖子處的被角。早晨,我還在被窩裡,母親就會先端一杯白開水到我床前。昨日,考慮到我手足關節疼痛,棉花被厚重,父母又去給我買了蠶絲被。這世界上再沒有像父母不求任何回報,捨得給你花錢,哪怕自己省吃儉用。捨得為你不顧一切!

在這幾個月里,父母一刻都不肯離開我,擔心我孤獨,擔心我吃喝不好。即便家裡有事,也是一個人回去辦事,一個人陪伴我。

我的母親

父母默默的付出,讓我倍感羞愧。我死去的心逐漸復甦,我還得好好活著,為了孩子,為了父母。相信,在生命的另一端,愛人也在關注著我們。

2020年的大門開啟了,今年我有兩個目標完成。第一,完成我的高級職稱考試,健康管理師證考試;第二,我要努力在頭條深耕,期望能把我的生活寫成一部書,期望在頭條找到自己的人生價值!

感恩父母!